Advertisements

恩愛18年!28歲翁帆把楊振寧「照顧到100歲」 繼子女們感謝她:她是個很善良的女孩

2004年,82歲高齡的物理學家楊振寧,迎娶了年僅28歲的美女研究生翁帆。

他們的結合引發了暴風洪水般的輿論。

首先是巨大的年齡差,楊振寧比翁帆大54歲,比翁帆的父親還要大20多歲。

其次是巨大的財富差,楊振寧是諾獎獲得者,回國後住在清華的「大師邸」別墅做研究,薪資不菲。

而翁帆當時只是一名普通的在讀研究生,爸爸經營著一家小旅館而已。

Advertisements

很多人都說,翁帆是看中了楊振寧的名氣和財產,但其實翁帆的父母對這段婚姻卻並不滿意。

他們一度認為女兒是「犧牲」了自己。

如今這對「老少戀」已經持續了18年,楊振寧已經100歲了。

翁帆一直盡心照顧楊振寧的生活起居。

Advertisements

並且得到了楊振寧三個孩子的一致認可。

大兒子楊光諾曾誇讚翁帆說:「她是一個很善良的女孩。」

而楊振寧對翁帆真摯無私的愛,更是令人感動。

優秀女孩的首次失利,是因為愛情

Advertisements

翁帆出生於廣東潮州,她從小學習成績就很好。

大家一定會以為,學習這麼好,又嫁給了物理學家的女孩子,一定是個特別傳統的人。

真相恰好相反,翁帆從小就特別自我,很有自己的想法。

考上汕頭大學後,她就開始「放飛自我」,頭髮也染成了金黃色,走在校園裡特別扎眼。

Advertisements

可是她毫不在意別人的眼光,年輕就是要特立獨行啊。

但是她也沒有放鬆學業,在汕頭大學的四年,一直都是優秀的學生。

直到大二時的一場活動,改變了她的一生。

1995年暑假,在汕頭大學召開了首屆世界華人物理學大會。

Advertisements

翁帆因為成績優異,舉止大方,被學校選中負責接待楊振寧、杜致禮夫婦。

當時的楊振寧夫婦都已經是70多歲的高齡,在接待他們時,翁帆特別小心謹慎,時刻注意他們的身體情況。

她會根據他們的身體狀況來安排行程。

聰明伶俐的翁帆給楊振寧夫婦留下了很好的印象。

Advertisements

所以在之後的很多年裡,她和楊振寧夫婦還有書信往來。

尤其是杜致禮,經常給她學業上的建議,還建議她考美國的研究生等等。

可是翁帆並沒有聽她的話,因為她在畢業時,就愛上了一個不靠譜的香港男人。

當時翁帆去了深圳一家公司上班,對方也是一名普通的公司職員。

Advertisements

他對年輕靚麗的翁帆一見鍾情,很快就發起了攻勢。

翁帆沒怎麼談過戀愛,很快就被對方的「糖衣炮彈」拿下了。

兩人很快就登記結婚了,婚後翁帆就聽從對方的話,當起了全職太太,為他洗衣做飯。

沒想到聰明的翁帆也有看錯人的時候。

這個男人婚後完全變了一個樣子,非常不可理喻,翁帆過得很累,每天都小心翼翼。

沒過2年,兩人就以離婚收場了。

剛畢業就結婚,2年就離婚,翁帆受到的打擊不是一般的大。

為了排解壓力,轉移注意力,她努力考上了廣東外語外貿大學的研究生。

現在再回頭去看翁帆和楊振寧的結合,和她當時這段失敗的婚姻有很大的關係。

翁帆從小就是「天之嬌女」、「別人家的孩子」,生活和學業一直都非常順利。

父母對她抱著很高的期望,同學和朋友都羨慕她嫁得好,她也一直很要強。

可是她卻沒想到,自己竟然成了同學們當中混得最差的那一個。

當了2年全職太太還被拋棄了,工作婚姻都沒了。

彼時的她,對自己的人生產生了懷疑,甚至有了自卑心理。

就在這時,著名的物理學家楊振寧教授出現了。

忘年交,忘年戀

2003年10月,杜致禮因病去世了,翁帆得知後,特地發郵件去安慰楊振寧。

楊振寧正因為夫人的去世十分悲傷,無人傾訴,兒女們又無法理解。

他就把翁帆當成了知己,把自己的情緒都告訴了她。

而貼心的翁帆則一直在開導他,安慰他。

慢慢的兩人又通起了電話,聊著聊著就從失去妻子的悲傷聊到了翁帆的個人生活。

他知道了翁帆原來也有過一段失敗的婚姻,頓時特別心疼她。

在和翁帆的來往中,楊振寧慢慢有了一種不一樣的感覺。

以往他接觸的都是一些做研究的人,而翁帆年輕有活力,嘰嘰喳喳的像百靈鳥一樣。

她愛學習也愛旅遊,會給他講各地的風土人情,旅行路上遇到的趣事。

楊振寧好像也跟著變年輕了,想要去感受一下翁帆那豐富多彩的生活。

2004年2月,楊振寧回國,聯繫翁帆到中山大學見面。

見面前,翁帆有些緊張:這麼多年沒見了,算起來楊振寧教授已經82歲了,我們還能跟電話里一樣那麼談得來嗎?我是不是需要攙扶著他呢?

可是讓翁帆吃驚的是,82歲的楊振寧教授依然精神矍鑠。

說話、思維和行動都很靈活,跟八九年前幾乎沒什麼區別。

翁帆緊張的心情一下子放鬆了,這次見面,兩個人聊得更投緣了。

翁帆覺得,楊振寧教授是個能夠引領她的人,幾句話就為她的未來指明了方向。

而翁帆對楊振寧,也沒有像學生對學術泰斗那樣拘謹,談話顯得輕鬆隨意。

這次見面以後,楊振寧對翁帆也難以忘懷,他年老而孤獨的心被這個率真的姑娘溫暖了。

接下來的日子,一有事件,楊振寧就會忍不住給翁帆打電話,一聊就是好久,連翁帆的閨蜜都知道兩任一聊就會聊好久,很自覺地走開。

翁帆漸漸習慣了每天接到楊振寧的電話,有時候楊振寧有事沒有打來,她會失落一整天。

好友看出了苗頭,打趣翁帆說:「楊教授是不是喜歡上你了?以他的身份和地位,如果不是喜歡上你,不會這麼頻繁地給你打電話。」

翁帆羞得滿臉通紅,但是心裡也有一絲甜蜜和得意。

楊振寧畢竟是鼎鼎大名的物理學家,能夠傾心於她,這是莫大的榮光啊。

後來,因為翁帆喜歡旅遊,楊振寧還邀請她一起去石澳遊玩。

在一段陡峭的山路上,楊振寧很自然地牽起了翁帆的手,翁帆的心裡如小鹿亂撞一般「咚咚」直跳。

翁帆和驢友一起去內蒙遊玩時,楊振寧邀請她順道去自己在清華園的「歸根居」做客。

翁帆在北京住了幾天,和楊振寧一起吃淮揚菜,喝茶聊天,感受到了從未有過的寧靜。

兩人還會一起寫英文詩歌,琴瑟相和默契無言,兩個人的心裡都覺得,如果他們在一起,必然會成為最佳伴侶。

而最終下定這個決心的,還是楊振寧。

翁帆為錢還是為名?

十一黃金周時,楊振寧和翁帆約好一起去距離廣州不太遠、人又少的廣西北海旅行。

楊振寧知道翁帆喜歡旅遊拍照,特地送給她一台數碼相機。

兩人一起騎著雙人自行車,慢慢地在椰林小道中穿行,楊振寧漸漸下定了決心。

他原本以為,在杜致禮走後,自己再也不可能結婚了,最多找個保姆,照顧自己了卻此生就算了。

可是翁帆的出現,卻讓他對生命燃起了希望,他忽然覺得渾身充滿了動力,想要好好地活下去,去感受甜蜜的愛情,和翁帆相伴到老。

他已經82歲了,再不行動就沒有多少時間了。

回到北京以後,楊振寧徵求了在美的子女們同意,正式打電話向翁帆求婚了。

翁帆接到求婚電話,假裝不高興地說:「哪有人求婚不送玫瑰的?而且還是打電話求婚。」

楊振寧連忙笑著說:「下次見面一定補給你。」

在多少人沒有幾十萬的彩禮,沒有幾克拉的鑽戒,沒有房子車子就拒絕結婚的時代。

他們的愛情反而特別乾淨純真,沒有鮮花、沒有鑽戒,只有一個電話,兩人就定下了要相守在一起。

翁帆特地回了趟潮州老家,把這個消息告知父母。

得知女兒要嫁給82歲的楊振寧教授,翁雲光夫婦著實大吃一驚。

但是翁帆一向是他們最疼愛的女兒,開明的父母最終還是同意了女兒的選擇。

翁雲光曾經在採訪中說:「我們完全支持和理解女兒的選擇,小帆願意為照顧楊教授的晚年生活做出犧牲,這是一種美德,也是光榮!」

在翁父看來,女兒著實做出了巨大的犧牲。

他們也沒有想到,這樣普通的一樁婚事,竟然掀起了驚濤駭浪。

媒體很快就報出了楊振寧訂婚的消息。

很多記者緊緊「咬」住翁帆,不停地給她打電話,想要獲得第一手資料。

但不得不說能做出這種決定的女孩絕對不一般。

在媒體如此轟炸之下,翁帆卻直接把電話關機,該吃吃該睡睡,完全不作回應,任由媒體胡寫。

2004年12月22日,楊振寧和翁帆在汕頭登記結婚了。

楊振寧稱呼翁帆的父母為「翁先生」、「翁太太」,而翁帆的父母則稱呼楊振寧為「楊教授」。

一家人其樂融融,並沒有什麼尷尬。

楊振寧的家人也很奇怪外界對這段婚姻的關注。

楊振寧的弟弟楊振漢說:「家人都對此坦然接受並祝福他們,但國內很多觀念比較奇怪,尤其喜歡把人神化,我哥也是普通人,需要有人照顧有人陪伴,為什麼一定要一個人過?」

說起翁帆他說:「她這麼年輕,願意照顧我哥哥,我就覺得她很懂事!」

婚後,楊振寧和翁帆定居清華園的「大師邸」,翁帆為了楊振寧的身體,改變了很多自己的習慣。

以前她喜歡喝咖啡,喜歡熬夜上網。

但是婚後她完全戒掉了咖啡,早睡早起,每天早上八點準時起床照顧楊振寧吃早飯。

飯後楊振寧去上班,翁帆則為楊振寧整理工作筆記、報告等等,然後準備午飯。

家裡有保姆,但是楊振寧的很多習慣只有翁帆知道,所以關於楊振寧的一切,她都要親自去做,不放心交給任何人。

直到晚飯後,兩個人會一起牽著手去散步,在清華園的小路上,兩人慢慢地走著,楊振寧講著一些物理學家的故事,不知不覺就走到了晚上。

翁帆說,她感覺這樣的生活非常寧靜和純凈,她好像生活在一個象牙塔中的象牙塔,完全不受打擾。

她非常喜歡這種生活,她當初也沒有想到,自己會這麼喜歡這種狀態。

而且她還在2011年,考入清華大學建築學院讀博士。

想來,可能是因為楊振寧經過豐富學識沉澱後的人生,帶給她精神上的富足,讓她可以在紛擾的人世中,找到內心的安寧,這是多少錢都買不來的。

2010年9月,楊振寧突發高燒,陷入了半昏迷狀態,說的話別人全都聽不懂,進了重症監護室,最後是在翁帆的悉心照料下才得以康復。

近些年裡,楊振寧已多次入院,翁帆對楊振寧照顧得更加仔細。

冬天出門前,翁帆一定為他繫上圍巾,逛公園,走十幾分鐘路,翁帆就堅持要歇一歇,找一塊石頭,掃乾淨才扶楊振寧坐下。

她們的共同話題很多,參觀完美術展後,他們會分別找出自己最喜歡的作品,再看與對方是否一致,這是獨屬於二人之間的小遊戲。

如今在翁帆的照料下,楊振寧已經100歲了,身體依然康健,時常和翁帆一起外出看美術展、書畫展等。

而楊振寧也衷心得希望,自己百年之後,翁帆能夠再婚,好好生活下去。

為翁虹的以後考慮,兩個人也沒有再要孩子。

而楊振寧的財產,早就定下來給三個孩子,翁帆只有清華園別墅的居住權。

楊振寧的大兒子楊光諾提起這個比自己還小的「後媽」無比感激地說:「她是個善良的女孩,我要感謝她對爸爸的愛和照顧,讓我們作為子女可以放心的發展自己的事業。」

楊振寧講過一個故事:「我小時候很喜歡唱一首歌,年輕的郎啊~姐啊~,後來因為有傷風化不讓唱了,現在看來那歌詞根本沒有什麼。

我們這段忘年戀也是這樣,現在大家看來也是有傷風化的,但是也許三十年四十年以後,大家再回過頭來看會覺得是一段美好的故事。」

他跟翁帆說:「我的人生是有限的,但我可以用你的生命繼續去看這個世界,以後你來看我時,一定要把這個世界的樣子告訴我。」

如今的翁帆也已經46歲了,臉上也不復年輕時的光彩,但是卻多了一份淡然和滿足。

每個人都有選擇自己人生的權利,不一定要按照世人認可的路走下去,自己無悔即可。

很多人說翁帆就是個保姆而已。

可是在翁帆的人生中,能夠相伴諾獎大師走一段,感受他的思想,協助他留給世界更多物理研究成果,這何嘗不是一種人自我的實現呢?

但是翁帆心裡也有遺憾,深感愧對自己的父母,自從嫁給楊振寧以來,她就把精力都用來照顧他,父母的年紀也大了,自己卻有時候顧不上他們。

幸好父母非常理解她,很少給她添麻煩,甚至是生病也會瞞著她。

是翁帆一家人的付出,換來了楊教授的健康和在科研上更大的成就。


編輯精選推薦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