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s

男扮女裝做舞女!2次嫁人還「生」下一子 卻因和妯娌打架「暴露身份」:比電視劇還精彩

1985年5月20日,在竹山縣的一個村子里,一名「女子」和自己的嫂子吵了起來,吵著吵著,兩人的情緒都到達了臨界點,便從最開始的口角演變成了廝打。


屋裡的家人看到后,趕緊出來將兩人強行分開,「你們在幹什麼?都是自己家人,為了點雞毛蒜皮的小事至於嗎?」但是,這名「女子」卻仍然不依不饒,不僅沒有聽取家人的勸阻,甚至連勸架的哥哥都被「她」用石頭打斷了鼻樑骨。

Advertisements

眼見勸架的家人都被打了,前來圍觀的鄰居趕緊跑到了警察局叫來了警察。當警察將二人帶回警局以後,這個打人的「女子」表現出了十分緊張的樣子,不管警察說什麼,「她」都吞吞吐吐的,並且回答的也是驢唇不對馬嘴。感到情況不對的警察,立即對其進行了進一步的審查,最終警察發現,這名不同尋常的「女子」,竟然是一個男人,並且還是一個逃亡了許久的人販子。

Advertisements

這個人販子是誰?他為什麼要男扮女裝?最後他的結局是怎樣的?這個男人叫做黃治庭,由於從小缺乏家庭的教育,長大一點的黃治庭就開始想著,如何在不用付出代價的情況下掙到大錢。

1981年,黃治庭過膩了日復一日的貧窮生活,便決定去外面闖蕩一番,好好地掙一大筆錢。在他偷取了父母放在家裡的一些錢以後,乘上了開往縣城的大巴車。此時的車上,乘客們正在討論剛發生沒多久的「新聞」:「你們知道嗎?隔壁村的狗剩子被警察局帶走了。」「我也知道這事,據說是偷了一個小孩,賣了2000塊錢呢。」2000元,這對於當時1塊錢都夠吃頓大餐的年代來說,無疑是一筆天大的巨款。

Advertisements

所以,當黃治庭聽到這個消息后,認為自己發現了一個賺錢的「捷徑」,「狗剩子是我同學,他能做到,我為什麼不能做到?」於是,他就在車上構思自己的想法,等車快要到站時,一條完美的計劃,就出現在了他的腦海中。當黃治庭來到縣城以後,以自己想要出去闖蕩社會為由,騙取了親戚的100元,然後馬上就乘坐汽車來到了河南安陽的一個村子里。

Advertisements

經過他的打聽,他找到了一名快要40歲的老光棍,「大哥,我父親生了重病,著急用錢,你要是能給我500塊錢,我就把我妹妹嫁給你,咱倆交個親戚。」看著眼前面帶愁容的黃治庭,老光棍信以為真,將自己的全部家底拿了出來,還找親戚借了一些,這才湊齊了500元。雖然500塊錢就在自己的眼前,可他並沒有著急去接,而是對老光棍說道:「大哥,你等我幾天,我這就回老家帶我妹妹過來。」

過了幾天,他真的帶著一個漂亮的女人找到了老光棍,兩人一手交錢一手交人,完成了這筆交易。一張張的數著手裡的錢,黃治庭不由地為自己的「聰明」感到開心,因為他並沒有妹妹,他帶回來的這個女人是他湖南老家一個村的有夫之婦,「李大嫂,我在外地發現了一個商機,能掙大錢,你去不去?」「還有這好事?你給我說說。」接下來,黃治庭憑藉自己能說會道的口才,讓女人信以為真,這才帶著她回到了河南,然後賣給了老光棍。

Advertisements

9月4日,已經嘗到「甜頭」的黃治庭發現了下一個目標,正當他打算實施計劃的時候,卻被湖南的公安局抓了回去,以販賣人口的罪名將他關進了大牢。可是,不知悔改的黃治庭在監獄里待了沒多久,便趁著上廁所的功夫越獄逃跑,開始了自己的逃亡的生活。

Advertisements

在接下來的幾個月里,黃治庭風餐露宿,整個人都快瘦脫相了,說話的聲音也餓得有氣無力的,活脫脫一個邋裡邋遢的乞丐樣,尤其是頭髮,已經從原來的短髮變成了女人一樣的中長發。

但黃治庭卻絲毫不在乎,畢竟他是在逃犯,身體變化得越多越好。某一天,當他摸到山上的一戶人家時,打算找些食物時,一位眼神不太好的奶奶發現了他,「閨女,你幹嘛呢?」老太太的一句話,差點讓黃治庭嚇得魂都飛了出來,可他仔細一想,閨女?這裡哪來的閨女?當他看到水面上自己的倒影時,終於確定了奶奶說的閨女就是自己,於是,一個大膽的想法出現在了他的腦海中。在接下來的半年裡,黃治庭不管是言行舉止,還是下意識的行為,都在根據女人的標準來做,很快他就從一個瀟灑大氣的純爺們,變成了一個嬌羞害臊的「偽娘」。再後來,他更是穿起了女人的花衣服,還紮起了辮子,甚至就連胸前都塞了兩團棉花。

Advertisements

1984年,此時的黃治庭已經完全以假亂真,不管是外貌還是行為,都是一個溫婉的女人的樣子。接下來,他來到了竹山縣的子嶺村,找到了當地的一個老光棍,表示自己叫「陳明蘭」,是一個無家可歸的可憐女人,聽村民說老光棍是一個踏實的好人,便想著嫁給他一起過日子。老光棍一聽高興壞了,馬上請人算了一個良辰吉日,然後和「陳明蘭」結了婚。

結婚當晚,急不可耐的老光棍想要完成夫妻之實,但「陳明蘭」卻害羞地說:「我』那個』來了,而且一來就是半個多月,等過去這段時間吧。」

心疼「媳婦」的老光棍信以為真,便將這件事暫時放了下去。而且,憨厚的老光棍還專門賣了家裡的一頭牛,去找縣醫院的婦科買了一些葯帶回家。但是半個月以後,「陳明蘭」的病依舊沒有好,這讓老光棍感到非常好奇,便想帶著「她」去找醫生面診,可是,「陳明蘭」卻說什麼都不肯去,老光棍心裡的疑問更加嚴重了。

「管她什麼病,今天非要把事辦了!」到了晚上,老光棍趁著「陳明蘭」睡著之後,打算強行房事,可當他解開對方的衣服時,兩團棉花從「陳明蘭」的上身掉了下來。一切真相大白,自己竟然娶了一個大男人,這要讓相親們知道了,還不得笑話死自己?於是,老光棍將陳明蘭暴揍了一頓,就將他趕了出去,「滾遠點,別再讓我看到你!」

身份暴露的黃治庭十分無奈,只好再去尋找下家。時間到了7月份,黃治庭再次化名「曹玉蘭」,與竹山縣小旋村的一名姓龍的老光棍結了婚。老龍和上一個老光棍一樣,急不可耐的想要完成夫妻之事,但是「曹玉蘭」卻突然大口的嘔吐了出來,嚇壞了一旁的老龍。等吐完以後,「曹玉蘭」哭唧唧的解釋道,「不瞞你說,我是逃婚跑出來的,肚子里的孩子就是前夫的。」「幾個月了?」「三個月了。」

聽到「妻子」的回答,老龍也只好就此作罷。憑藉這個借口,「曹玉蘭」順利的騙過了老龍好幾個月,直到快要到「臨產期」時,才以回娘家看看為借口,偷來了鄰居家的一名男嬰,抱回家撒謊說這是自己的孩子。老龍看著眼前的孩子,雖然知道不是自己親生,但仍然感到萬分開心,還給小孩起名「龍陽」。只可惜,老龍高興了還沒兩天,就再次犯了愁,因為「妻子」說自己有嚴重的婦科病,沒有絲毫的奶水,只能給孩子喂稀粥。

老龍一聽這句話,馬上就不幹了,「沒有奶孩子怎麼長大?你安心做月子,剩下的交給我。」於是,老龍開始每天抱著龍陽去找那些有奶的女子,孩子吃飽了以後緊接著就要去下地幹活,每天精疲力竭的,完全把夫妻之事扔到不知道哪去了。而「曹玉蘭」則十分開心,畢竟自己不用再為編造謊言而發愁,這讓他感到十分輕鬆,認為自己終於能夠擺脫逃犯這個身份了。

但現實真的會像他想的那樣發展嗎?某一天,「曹玉蘭」因為生活上的一些雞毛蒜皮的小事,和嫂子爆發了爭吵,於是便有了文章開頭的那一幕.後來,經過公安機關的處理,黃治庭被數罪併罰,再次被關進了監獄10年之久。

2002年3月,黃治庭再次被刑滿釋放,他覺得自己屢屢被抓都是因為自己總是在家鄉呆著,跑出家鄉的黃治庭又當起了「女人」與過去不同的是,他這次當女人是實施詐騙,在「情願歌舞廳」當舞女,並以「賣藝不賣身」出了名,很多大老闆都想得到「她」。一天,垂涎「她」很久的李志勇李老闆帶了三個男人將「她」灌醉,扔到了李老闆車上,結果可想而知,身份再次敗露還被暴打一頓,最後被老鄉朱仕海救下。之後兩人偷了朱仕海鄰居家的值錢東西公然在馬路上叫賣,卻正好被逮住,朱仕海為了減輕罪名便將黃治庭拌舞女騙錢的事情說了出來,黃治庭再次被抓。


天網恢恢疏而不漏,黃治庭不學無術,專門靠買賣人口、盜竊和詐騙來賺錢。雖然機關算盡,卻終難逃法網。

編輯精選推薦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