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s

野蠻巨嬰!16歲富家女「吃飯靠人餵」1天花銷46萬 「開豪車賣手機殼」壯漢護航:現狀令人吃驚

在大家的心裡,什麼樣的行為稱得上是「巨嬰」呢?

是肆無忌憚地為所欲為?還是對別人的付出與愛毫無感激?是以自我為中心的驕傲自滿?還是處處依賴他人,無法獨立照顧自己呢?

所謂「巨嬰」,就是指那些雖然生理年齡已達到成年人的標準,但是心智和行為舉止卻和小孩子沒什麼區別的人。和這樣的人相處是很累的!


Advertisements

「賣手機殼嘞,兩元一個」,一個看起來二十歲出頭的女孩拿著一個大喇叭在路邊喊著。這個女孩通身都是名牌,化著精緻的妝容,姿態優雅地站在一輛黑色的蘭博基尼旁。

她要賣的手機殼就放在這輛車的車蓋上,這些手機殼非常精緻,進價都需要二三十,可是她卻想以兩元的低價賣出去。

周圍的人被她的叫賣聲吸引了過來,但是看到女孩這幅打扮,再看看她周圍還站著一個人高馬大的人。本來有點興趣的圍觀群眾,紛紛被這陣仗勸退。

這個女孩叫賣了好半天,只有兩個女孩在男朋友的陪伴下來到豪車前買了手機殼。


Advertisements

一個小時之後,看著自己精心挑選的手機殼竟然沒有人欣賞,女孩非常生氣,使勁踹了一腳車門,然後就怒氣沖沖地上了車。

一旁的司機趕緊把車蓋上的手機殼用袋子收好,然後來到駕駛座上,畢恭畢敬地問女孩要去哪裡。

這個女孩名叫劉思琦,她已經16歲了,可是她吃飯依舊要人喂,在家的時候也是一大堆的人跟著她身邊伺候她,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呢?


驕縱放肆的童年

劉思琦,2001年2月19日出生於遼寧省盤錦市,是一個00後女孩。她出生在中國經濟不斷騰飛的時代,她的父母抓住了這個契機,開始經商做生意。

由於父母每天早出晚歸忙於事業,所以他們沒有時間來照顧年幼的劉思琦。但是,劉思琦是他們家唯一的女孩,更是父母的掌上明珠,他們也不捨得讓女兒受委屈。

Advertisements

於是,劉思琦的父母高薪聘請了專業能力非常強的保姆來照顧劉思琦。有保姆的陪伴,劉思琦父母對女兒的愧疚也能稍稍減輕一點。

這個保姆非常稱職,把年幼的劉思琦照顧地很好。但是,保姆畢竟不是父母,她可以照顧劉思琦的生活起居,卻沒辦法在孩子成長的過程中給她做出引導和示範。


Advertisements

劉思琦的父母也忽視了對孩子價值觀的引導,只是不斷地在物質上滿足孩子。由於劉思琦的父母非常有錢,所以家裡的所有親戚都捧著她。

二叔是她的專職司機,姑姑、姨姥姥是她的專屬保姆。可以說,劉思琦16歲之前一直都過著「小公主」的生活。

她不知人間疾苦,想一出是一出。她覺得父母都是非常成功的商人,就覺得自己也非常有經商的天賦。

於是,她讓二叔開著豪車送她去精品店中批發了很多做工精美的手機殼,這些手機殼最便宜的也要二十多一個。她把手機殼拿到最熱鬧的步行街上去賣,以兩塊錢一個的價格出售。

劉思琦本來想像其他的人一樣在地上擺攤的,可是她又嫌棄地面臟,不願意蹲下來。於是,劉思琦讓自己的二叔把豪車停放在街頭,直接把手機殼擺在了車蓋上售賣。

Advertisements

整整一個晚上,劉思琦換了很多個地方卻只賣出了十幾個手機殼,累計業績59元,但她卻非常高興自己做生意賺了幾十塊錢。


Advertisements

為了慶祝自己的成功,她讓自己的二叔專程驅車兩小時去吃一頓海鮮宵夜。她吃了幾個生蚝只花了不到一百元,但是她卻非常豪氣地直接給了海鮮店的老闆六百元。

她的二叔看到劉思琦的舉動非常無奈,但也不能上前制止她的行為。因為一旦讓劉思琦不開心了,她就會當場發脾氣。

劉思琦最大的愛好就是逛街,最多曾一天花銷11萬(約46萬新台幣),在她眼裡,三十元和三萬元沒有什麼區別,只要自己喜歡就好了。對她來說,花錢就是一種尋找快樂的方式。

她的父母看見女兒花錢這麼大手大腳也從來沒有制止過,因為他們覺得女兒開心就好,而且他們也想用這些金錢來彌補女兒缺少父母陪伴的童年。

後來,劉思琦的弟弟出生了。做為姐姐的她沒有絲毫的改變,依舊我行我素,還會經常和弟弟搶東西。

Advertisements

有一次,劉思琦高高興興地買了一大堆東西回家。一進門,就看到弟弟正在開一桶冰淇淋,那桶冰淇淋是香草味的,這是劉思琦最喜歡的味道。


家裡人知道她喜歡,所以一般把這個味道的都留給了她。可是今天她一進門竟然看到弟弟在吃,劉思琦非常生氣,覺得自己在家中的地位被人挑釁了。

於是,她衝上去搶走了弟弟的冰淇淋,把它扔進了垃圾桶裡。她的弟弟也很生氣,跑過來想要打劉思琦,劉思琦沒有絲毫猶豫地反擊了,兩個人扭打在了一起。

當時,劉思琦十六歲,而她的弟弟才七八歲。家裡人趕忙過來勸架,但是怎麼都拉不開。一直到劉思琦把弟弟打得哇哇大哭才停手。

其實,這已經不是劉思琦第一次動手打人了。她在家中稍微有點不順心就會發脾氣摔東西,除了在掌握經濟大權的爸爸面前會收斂一點之外,對其他人都是動不動就甩臉。

但是,這次打人事件讓劉思琦的父母深刻地意識到他們在孩子教育方面的失敗,為了改變劉思琦的性格,他們偷偷給劉思琦報名了當時非常火的一檔節目《變形計》。


《變形計》秉持著「換位思考」的理念,讓城市的孩子和農村的孩子互換生活環境,讓城市的孩子體會到生活的不易,讓農村的孩子擁有開闊視野、增長見識的機會。

這檔節目從2006年開播以後就非常火熱,甚至讓很多城市家長動了報名參加節目的念頭。劉思琦作為《變形計》「青春的痛點」這一期的城市主人公,將會到農村體驗生活。

得知這個消息的劉思琦立馬提出拒絕,但是她的父母威脅她,如果不去的話就停了銀行卡。無奈之下,劉思琦只能含淚去參加了節目。


脫胎換骨的改變

2017年4月,《變形計》的節目組來到了劉思琦的家中,了解劉思琦在家的生活的日常。雖然劉思琦已經十六歲了,但是吃飯的時候依舊要父母一口一口哄著喂才會吃。

穿衣服、穿襪子、剪指甲、卷褲腳這些事情也全是由媽媽、姑姑等親戚幫她完成的。

這期節目播出之後,觀眾們給這個生活完全無法自理的女孩送上了一個非常貼切的稱呼——「巨嬰」。


得知劉思琦很快就要去貴州農村之後,全家人一起上陣幫忙收拾行李。為了讓劉思琦在農村的生活過得舒適一點,她的媽媽給她準備了十二條毛巾和一打一次性的抹布。

她的姑姑專門查了貴州的天氣預報,給她收拾了各種應季的衣服,還給她準備了一條羽絨被。她的爸爸則是直接去銀行取了一摞錢,裝進了劉思琦隨身攜帶的小書包裡。

在全家人一起幫她收拾行李的時候,劉思琦只是在一邊的沙發上躺著玩手機。全家人圍著她打轉,給她收拾了很多個行李箱,之後,他們更是誇張地用四台豪車把劉思琦送去了機場。

幾個小時之後,劉思琦下了飛機,跟著節目組來到了一座山的山腳下。節目組讓劉思琦把帶過來的行李上交,只留下衣服和一些生活必需品。

劉思琦毫不猶豫地上交了錢、手機、零食等等。之後,節目組說化妝品也要上交,劉思琦非常不樂意,當場發起脾氣來。


她一屁股坐在了裝著化妝品的行李箱上,任工作人員怎麼勸說,她都不願意妥協,還放言「就這樣耗著吧」。

之後,節目組所有人輪番上陣,都勸說無果,最後節目組不得不為劉思琦讓步,他們允許劉思琦把化妝包帶走,劉思琦這才跟著節目組進山。

劉思琦將要生活的農村位於懸崖峭壁上,要到這個地方需要走很長一節山路。這些山路地勢陡峭崎嶇,非常不好走。

劉思琦有輕微的恐高,這使上山的路更加艱辛。劉思琦拎著行李箱爬了一會兒山之後,突然再次發起脾氣來,直接氣沖沖地丟了行李箱。

等劉思琦好不容易到了農村,卻看到周圍都是破舊的房屋,貧瘠的土地,時不時還會傳來家畜的叫聲和臭味。這樣的環境,讓她非常難以忍受。

她企圖用絕食的方法逼迫工作人員送她回家,可是從來沒有挨過餓的劉思琦沒有餓上幾頓就妥協了。她拿起桌上的碗筷,快速地吃了起來。


之後,在其他小夥伴的安慰和農村父母的照顧之下,劉思琦漸漸地適應了這裡的生活。後來,她想起了被自己丟下半山腰上的行李箱,於是又特地下山去找。

尋找無果之後,劉思琦怒氣沖沖地回到住的地方,沒有理會任何人,徑直衝進房間,甩上房門。

在房間裡,她的心情並沒有好轉,她一把把桌上的東西掃到地上,然後用腳使勁地踹著這個不太牢固的小木桌,甚至把掉到地上的東西用腳不斷地踩。

看到脾氣暴躁的劉思琦,她的農村父母給她準備了一大桌豐盛的午飯。

好不容易吃了一頓好的的劉思琦心情終於好轉了一點,之後,在農村爸爸的幫助下,劉思琦順利地拿回了自己的行李箱。

拿回行李箱之後,節目組再一次來收劉思琦的化妝包。劉思琦的態度非常強硬,甚至和工作人員動起手來,工作人員再次退讓。


衣食住行都需要自己動手,不動手就沒有飯吃。漸漸地,劉思琦明白了這個道理,也體會到了生活的艱辛和賺錢的不易。

後來,她了解到農村父母家的生活條件並不太好,為了幫他們改善生活,她和小夥伴們一起去打工賺錢。

劉思琦用辛苦賺來的錢給農村爸爸買了一雙鞋子,看看農村爸爸換上嶄新的鞋子,她露出了開心的笑容。

一段時間之後,劉思琦徹底地適應了農村的生活,也意識到了以前的自己是多麼的不懂事。這一個月的時間,她體會到了人間疾苦,也學會了自立自強。

每天早上,她都會拿著鐮刀跟著農村的弟弟妹妹們去山上割草。中午的時候,他們背著一大捆的豬草有說有笑地回家了。劉思琦也不再挑食,吃飯也不再需要人餵了。


回家之後的改變

一個月之後,她含淚告別了小夥伴和農村的父母,再次回了自己家。這一次,劉思琦有了脫胎換骨的變化。

她回家之後,她的媽媽還是習慣性地想給劉思琦喂飯,但是劉思琦拒絕了。她告訴母親,自己已經長大了,能夠獨立地照顧自己了。

之後,她不再需要家人幫她穿衣服、穿襪子,甚至可以幫媽媽做點力所能及的家務了。

她的脾氣也收斂了很多,不會再動不動就亂髮脾氣,也不會再隨意和弟弟打架了,一家人都非常高興劉思琦的改變。

劉思琦回到學校之後,學習也變得努力起來。她喜歡各種各樣的漂亮衣服,所以她給自己確定了一個人生目標,那就是成為一名優秀的服裝設計師。

為了這個目標,她努力讀書。終於,在2017年她考上了ESMOD北京高級時裝藝術學校。這是有「世界上第一所時裝學校」之稱的法國ESMOD高級時裝藝術學院在中國唯一授權的學校。


2020年9月,畢業一段時間後,她又去法國繼續深造。在法國學習期間,她一直為自己的夢想努力著,而且她一個人在法國,也把自己照顧地很好。

學成回國的她很快就在中國服裝設計領域闖出了一番名氣,之後,她還開了一家個人工作室,很多人慕名而來,去找她設計衣服。

她設計的衣服總是能夠放大每一個人的特色和優點,所以廣受好評。劉思琦在社交平台上也經常分享自己設計的作品,每次一發布,就有很多人為她點贊。

劉思琦除了會分享服裝之外,還會在社交平台上分享日常生活。從她的分享中可以看出,劉思琦已經徹底擺脫了「巨嬰」的稱號,成為了「天才服裝設計師」。


她從父母家搬了出來,自己一個人居住。平時她不僅會收拾家務,還能自己下廚做飯。在空閑的時候,她依舊會回父母家看望父母和弟弟。

2021年6月,有網友在超市裡偶遇了劉思琦和她的弟弟。兩人買了很多的水果和零食,劉思琦付了錢之後,本來想自己拎的。可是她弟弟搶先了一步,幫姐姐把最重的那一袋拎走了,而劉思琦只拎了一小袋東西,可以看出姐弟倆的關係非常好。


被父母寵成巨嬰!她16歲還要「靠媽媽喂飯」出行坐豪車配6保全 今現狀曝光:終於長大了

一直以來,幾乎每個孩子都是家長的心頭肉,但其中一部分家長因過於寵愛自己的孩子,導致孩子的心理也發生了變化。

早之前登上節目《變形計》的「巨嬰」女孩劉思琪便是其中之一。

她從剛出生那一刻起,便註定會被富養長大,一方面是家中十分富裕,另一方面則是父母親對她的到來十分期待。

因第一次做父母親,只知道女兒是要富養長大,碰巧家中也有這個條件,便開始本著這樣的信念撫養女兒。

在沒有登上《變形記》節目之前,她的生活是這樣的。

早上醒了之後,母親會給她穿衣服、襪子、鞋等等,整天的洗漱便交由家中保 母完成。

到吃飯時,媽媽就會端著做好的飯菜朝她走來,而她只負責玩手機,張嘴就好,全過程就像是一個母親在給幾歲孩子喂飯一樣。

上學時,父母親給她安排了6個保鏢貼身保護著她,不管是在什麼時候,她幾乎都不會受到什麼傷害。

那時候的她就快要趕上明星的陣仗了!面對這樣的生活,她早就已經厭煩了。

要說真正快樂的時刻,還得放學之後,或是周末的時光,因為那之後的她總會在身上揣著幾萬塊錢。

並且是想要什麼要什麼,想買什麼就買什麼的那種,甚至逛街的時候連價錢也不看,直接會向銷售員說:「這個、這個、還有那個,都包起來吧!」

陪同的保鏢兩隻手都滿滿當當後,她才肯回家歇息,但真正回到家之後,這些所買回來的東西也不一定會用上,很多東西她幾乎看都不看。

這樣的她面對金錢幾乎沒有什麼太大的概念,不管買什麼都不會搞價錢、也不會問打不打折之類,有時候高興還會多給兩張當做小費。

她也曾因做頭髮,讓家中司機開車300多公里,為的就是花幾萬塊剪頭髮,可以想象一下,她這樣的人是真的什麼都不在乎。

正是因為她一系列這樣的行為,便在登上節目後被人們稱之為了「巨嬰」,但好在,節目後的她做出了巨大的改變。

在節目中,她被安排到一個小山村生活,節目組用派專車將她送至目的地後,便離開了。

而她也只能獨自一人拉著兩個行李箱,走進等她的貧苦生活。

原本以為在長途跋涉後可以暫且休息的她,在看到當時的現狀後,便表現出驚訝的表情。

緊接著她得知在未來幾天的時間中需要靠自己生活時,便很是後悔來到這裡。

之後不久開始便開始「展示」自己的公主脾氣,先是什麼也不做,接著開始鬧絕食,連水也不喝。

3天後,劉思琪再也堅持不住了,便在村子里隨便找來一個小男孩,表示自己想要吃飯,小男孩聽後很是樂意幫忙,而她也沒能閑著,在男孩的幫助下,她為自己做了第一頓飯。

因當時餓了好多天,她便狼吞虎咽的吃著米飯,還低聲表示道,這是她吃過最好吃的飯。

那次之後,她便開始了正常同齡人的生活,像收拾房間、吃飯、穿衣、和其他人玩耍等等。

這期間,她也真正體會到了普通人平凡的生活和金錢的重要性。

節目錄播完成後,她回到了自己家中,同時也做出了巨大的改變,不僅會好好學習,還會孝敬父母親。

在後來還藉助父母親的力量出國留學學習了設計師,並站在了設計行業的前端,也創辦了一個屬於自己的工作室。

可以見得,環境的不同是可以改變每一個人的,同時,家長對孩子的教育也十分的重要!


編輯精選推薦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