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s

88㎡房子僅放6件傢具!32歲女白領「斷舍離成癮」走紅 每月「只花300元生活費」過極簡生活

不是每個人都有勇氣放棄自己當前擁有的一切,去過自己想要的生活,但是她敢!並一路踐行著。

在某菜場里,一位女子挎著個白色帆布袋,在各菜攤前,纏著老闆們討要蔬菜。

Advertisements

「老闆,這種有點蔫掉的菜都直接扔掉嗎?」

「是的啊。因為沒人要。」

「那以後這種長得不好看,能吃的菜,可以給我嗎?」女子央求著老闆。

只要老闆答應後,她就會立即掏出手機,厚臉皮地加上老闆。

說這話的,不是「乞丐」,而是一位風華正茂的90後女孩。她叫喬桑,有著一份別人羨慕的工作。在一家上市公司做銷售,拿著當地平均工資四五倍的薪資,甚至還買了套房。既沒有遭遇人生變故,也明明有經濟實力,卻為什麼為幾片菜葉「折腰」?

Advertisements

原來,她愛上了近乎「摳門」的極簡生活,物慾變得極低。家裡只有幾件傢具,每月只花300塊生活費,也不愛賺錢了,還總想著去「流浪」。

那麼,到底是什麼原因,讓喬桑的生活發生了這麼大的變化?

Advertisements

這一切,還要從那年的一次搬家說起。

喬桑今年32歲,2019年,在老家貸款買了間80平米的房,便開始了獨居生活。從父母家搬出來時,她本想把所有衣服都帶過來,可她發現衣櫃塞不下那麼多衣物。於是,她決定該舍的舍,該扔的扔。最後,衣櫃里只留了十幾件衣服,玄關放了3雙鞋。如此清爽的感覺,讓她覺得好舒服。

這次搬家式斷舍離後,她就開啟了極簡生活,逐漸接受不了家裡有多餘的東西。

Advertisements

而在這之前,她可是個十足的「購物狂」。

上大學時,喬桑就喜歡買買買。她愛戴耳環,恨不得每天戴兩三個,後來發展到去批發首飾,再拿貨賣。

在北京工作時,她又愛上了買衣服,每天清晨四點去大市場進貨,晚上下班後擺地攤。

Advertisements

到了上海工作後,她就周五晚上去杭州,利用周末時間,成包地給家人和自己買衣物,一趟能買上一萬多塊。

這種進貨式購物模式可以同款衣服一次買上好幾個顏色,這讓喬桑感覺很爽。

除了購物,喬桑在其它方面對自己也很大方。

想玩滑翔,直接飛到國外玩;想學潛水,就花了一萬多到菲律賓考證;想健身了,4000塊辦張卡;接觸到瑜伽後,又花了兩萬多去上課……

當時錢花掉是一時爽,但幾年下來自己沒有什麼存款,還有很多錢是浪費掉了。

時間長了,喬桑覺得物質上的東西並不能帶來長久的快樂。反而,把多餘的東西扔掉後,會讓她更開心。從此,她對生活的「斷舍離」一發不可收拾。

到後來,日用品也絕不多留一件,就連床墊都送了人,只留個床板。

Advertisements

房子空間大了,喬桑想到了之前報的瑜伽課也沒去過幾次,索性把家變成健身房,開始了居家健身的鍛煉模式。

練習一段時間後,她發現斷舍離和瑜伽本質上是相通的,會更多地讓自己向內看,關注自己。

她決定給自己歸零。在2020年4月開始做瑜伽直播,每天清晨5點半,帶著大家做拜日式瑜伽。

喬桑最初只想記錄自己,通過打卡方式,逼著自己自律。隨著粉絲的增多,她很享受這種被監督的感覺,逐漸讓她變成了想成為的人。

斷舍離讓她明白那些真正留下的才是最愛。她對人生的理解更加清晰,整個人變得清爽、輕鬆、簡單。

Advertisements

一天,一位粉絲告訴喬桑,有種「不消費主義」的生活方式,似乎挺適合她。

喬桑了解後,覺得挺有趣。經歷過斷舍離後,她已變得物慾很低。她覺得不花錢很好玩,那就試試吧。

「不為省錢、不為攢錢,不為貪小便宜,我就想看看會發生什麼?」

喬桑對粉絲們宣布:從2020年11月30號開啟日更打卡,記錄自己的「不消費主義」生活。

最初踐行時,喬桑每天考慮最多的問題就是如何花最少的錢吃到東西。

她整理了家裡囤積的物資,打算利用資源交換的方式去換食物。

她帶著瑜伽書、螺螄粉和酒,去朋友家拿來了過剩的雞蛋和土豆;又用護髮精油和書,和附近的一位小姐姐換到了胡蘿蔔和紅薯。為了解決一頓晚餐,她用燕麥和黑豆,和鄰居換到了西瓜、排骨湯……

非要花錢買菜時,她會多頻次、少量購買,避免浪費。

「今日花費4.3元,買點白菜、雞蛋、西紅柿,下點麵條,喝得連湯都不剩;今日花費5.3元,買上尖椒、蘿蔔、芹菜,炒上一大盤菜,又是一頓飽餐……」

她每天都這樣粉絲們分享著今日消費和消費內容。

在喬桑體驗「不消費主義」的過程中,也不斷有質疑的聲音傳來,說她是「白蹭」。但喬桑並不介意,認為自己是在解決資源過剩、循環利用的問題。

第一天嘗試時,她整理出了五大包過期速食麵。當她抱著過期食物和大量快遞包裝下樓時,發現才一大早,垃圾桶里就堆滿了垃圾,她立馬產生了罪惡感。

之前,無數次路過這裡,她從沒注意過這些。

這件事後,引發了她大量的思考。她覺得自己的行為,是為保護地球資源做了貢獻,這讓她在心靈上得到了很大滿足。

日更打卡到116天時,喬桑對粉絲宣布:從此以後,日更改周更了。她把「不消費」也改成了「低消費」。

經過這段時間的體驗後,她已養成了早睡早起、自己做飯、不亂花錢的習慣,也過了初期的極端時期,不用每天刻意地去計算花了多少錢。這讓她很有成就感。

她現在更多地是關注身體健康,每天攝取的營養是否合理,以及避免食物浪費、儘可能少生產垃圾,少使用資源。

2021年底,她做了年度復盤,一年沒買衣服、零食、護膚品、化妝品。這在以前是絕對不可能做到的事。

最重要的是,喬桑找到了一種更好的方式,用高級慾望代替了低價慾望,用閱讀代替了買買買。

因為疫情,喬桑不能出去「瘋」,在家閑著又太無聊,於是便用讀書來打發時間。

讓她觸動最深的是毛姆的《月亮與六便士》, 男主人公放棄一切,去追求自己想要的生活的勇氣深深打動了她,也隨之開始思考自己到底想要過什麼樣的生活。

也正是從這本書開始,喬桑愛上了讀書。

此後,在讀書這件事上,她一發不可收拾。出差的路上,她會帶上書,利用坐高鐵的碎片時間閱讀。到了書店,就不想走,恨不得能多看幾本書,這趟出門才不虧。

2021年的一年時間裡,她看了130本紙質書,30本電子書,用書填滿了內心。

因為自己越來越愛看書,為了滿足看書不花錢的心愿,喬桑腦海中冒出一個想法:開個共享書店吧,用書去治癒別人。讓那些感到累或迷茫的人,安靜地看完一本書後,也會精神上有所收穫。

說干就干,喬桑拿出了自己的書,還去淘了些二手書。粉絲也紛紛表示支持,寄來了不少書,喬桑要求付快遞費,她說這是該花的錢。

喬桑在整理書時,興奮地發現,裡面正好有一本是前兩天在書店看到,但沒捨得買的書,這樣的「小確幸」是她以前大手大腳花錢時,從未體會過的。

差不多收集了600多本書後,一個純公益的共享書店便在喬桑家開始了試「營業」。

大量的閱讀,讓喬桑的思想更加成熟。

當偶爾的孤獨感侵蝕著內心時,喬桑很快就能調整過來。她和粉絲說:「我不夠好,也有很多事情做不好,但我很知足。」

現在的喬桑享受著最高質量的「孤獨」,感受到自己的唯一性和特別性,即使沒找到情感深度契合的人,但依然充滿了自信,充滿了向上生長的力量。

「我們要有穩定的內核,保持自己的內生長。當你有很強大的精神家園時,就算孤獨陣陣襲來,你也會有堅定的自立。」喬桑在鏡頭前,鼓勵著粉絲,面對孤獨,接受真實的自己。

因為在一生中,能陪伴時間最長的人,其實就是自己。

越來越愛自己的喬桑感謝粉絲們,在她們的監督下,養成了一個又一個好習慣,逐步變得完整。

兩年多里,她建立易物群、不消費群、讀書群、瑜伽群,帶領大家打卡記錄消費,幫助大家分享閑置物資,一起讀書健身。

粉絲們都說她是個正能量博主,連央視的《生活的減法》節目組都邀請她,拍攝了她的極簡生活。

她在節目結尾里說:「對工作的斷舍離是終極目標,我想去流浪世界。」

本以為這是她的美好心愿,但在今年的三月,她真的辭職了。

喬桑說,從實習加兼職,她工作加起來有11年時間。

最開始的9年,她儼然一個工作狂,喜歡出差應酬,喝酒喝到胃出血。隨身帶著筆記本辦公,加班熬夜都沒關係。

從斷離舍到「不消費主義」生活的這兩年,她開始不喜歡喝酒的飯局,不喜歡職業裝,不喜歡在大會上表現自己,甚至對工作沒有那麼熱情了。

如果還堅持這份工作,未來的人生也許只有升職加薪這一種可能,可她想尋求更多的可能。

「如果用後面幾十年的五險一金來綁架我的一生,這是一件挺恐怖的事情。」所以,她想到了放棄工作,不想再去追求所謂的「成功」。

因為長期胃部不舒服,離職前,喬桑去做了胃鏡,以為會是場大病,已做好接受最壞的結果,但事實並沒那麼糟糕,這更加堅定了她儘早去做自己喜歡事情的想法。

「如果花光了所有的積蓄,那就再另闢蹊徑去謀生。」由於喬桑做博主還可以賺到些錢,所以她還暫時不會擔心會到山窮水盡的地步。

簡單收拾一下,喬桑帶著妹妹以義工的形式,開始了四處「流浪」。

她們第一站選擇了貴州的排莫村,感受下雪天,苗族小山村不一樣的美景。臨走前,她還學會做了蠟染手帕,留作紀念。

接下來,她們又「流浪」到了大理,在一家面朝洱海的客棧里做義工,幫忙老闆種植花草,閑暇時,學彈吉他。熱情的老闆還非要帶她們去參加白族婚禮「蹭吃蹭喝」。

在「流浪」的路上,有時一不小心還能做群眾演員,掙到200塊。

她很喜歡這種自由的感覺,每天為生活費發愁,掙吃飯的錢。之所以選擇義工,也是因為包吃包住、工作時間短,可以換不同城市體驗生活。

「以前我是一個貧窮,但富干裝飾的人,會很努力賺錢,讓自己看起來很有錢,現在的我安於貧窮,且深愛著這種貧窮,貧窮但自由,時間在自己手裡。」這是喬桑對於貧窮和富有的感悟。

當身邊人都選擇「進」時,喬桑卻選擇了「退」,退到了自然里去流浪。她很慶幸自己有退的選擇,也慶幸知道自己的活法。

她每天很平靜地感受「活著」,感覺重新活了一次,「只要不餓死就行,隨心活吧。」

喬桑說現在竟如此喜歡「流浪者」的身份,「相比動物園裡的天鵝,我更想做大自然里的野鴨。如果這是個錯誤的選擇,那就錯著吧,不過哪裡又有對和錯呢?」

人生本就沒有對錯,放下了人生的某些枷鎖後,心便自由了。當你願意去接受自由時,生命自會給你安排一切。


編輯精選推薦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