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s

維修舊家電!他意外發現電視後蓋「藏有神秘紙條」 展開後成功「救下2名少女」:勿以善小而不為

2010年5月14日下午一點,杜師傅忙完手頭的工作和往常一般來到隔壁的電器店,電器店的維修工是杜師傅的好友,兩人有一搭沒一搭地聊著天,準備消磨掉這個百無聊賴的下午。

然而一張橫空出世的紙條,卻徹底打破了之前的靜謐。

Advertisements

「這電視機裡面好像藏著什麼東西。」

杜師傅的好友一邊說著,一邊拆開了電視機的蓋子,裡面竟然藏著一張紙條。

小紙條方方正正,看起來像被人精心摺疊過。紙條表面落滿了灰塵,似乎在電視機蓋子後有些時日了。

Advertisements

杜師傅的好友沒把紙條當回事,取出來后便放在了一旁繼續檢查著電視機的零件。

但杜師傅卻對這張莫名其妙出現的紙條充滿了濃厚的好奇,為什麼一張紙條會平白無故出現在這麼奇怪的地方?

「快點打開看看!」杜師傅拚命催促著還在忙活的好友,也是好友只得停下手頭的工作打開了這張紙條。

Advertisements

在之後的每一天,杜師傅都會為當時打開這張紙條感到慶幸。

紙條上赫然寫著「救命」兩個大字,不僅如此,還畫上了一副簡易的地圖,表明了具體位置,還附上了電話和姓名。

「不會是什麼惡作劇吧?」好友看起來並不是很在意紙條的內容。

Advertisements

但杜師傅的直覺告訴自己,這不是惡作劇,而是真的有人在求救。因為這個位置出現求救信號,實在是太過反常了。杜師傅皺著眉端詳了一會這張紙條,決定撥打紙條上的電話。

「是周立民嗎?」

「我是周立民,你哪位?」

紙條上留下的名字,正好就是周立民。杜師傅此刻更加堅信自己的判斷,這絕對不是惡作劇。

杜師傅向對方說自己發現一張紙條,上面寫著救命,並寫上了姓名和電話。聽完杜師傅說的,電話那頭的周立民突然變得激動起來,向杜師傅要了電器店的地址,表明要立馬見面。

Advertisements

沒過多久,一位氣喘吁吁的中年男子出現在了電器店門口。來者就是周立民,還未來得及坐下便和杜師傅說,自己有個女兒小紅,失蹤了將近一年時間。

周立民越說越激動,眼眶裡的淚不由地淌了下來。說著周立民請求要查看那張紙條,杜師傅見狀立馬把紙條遞給周立民。

Advertisements

「是她的字……是她的筆跡!」看見紙條的周立民差點沒站穩,而且最關鍵的是,紙條上的地址,竟然和周立民家的地址非常接近。

現在看來這張紙條就是失蹤了一年的小紅寫的,而且求救的地址幾乎就是周立民家附近,也就是說明周立民苦苦找尋了一年的女兒,竟然就在被困在自己家附近。

難道消失了一年多的女兒竟然就近在咫尺,這麼一想周立民現在的心情百感交集。

Advertisements

冷靜了一會兩人立馬撥通了報警電話,警察立馬趕到了紙條上地圖的所在地——武漢市青山區北湖農場勝英村。

失蹤了一年的小紅是否真的在這裡?發出求救信號的小紅是否還安然無恙?

不見天日的地窖

警方根據地址來到了武漢市青山區北湖農場勝英村,而這裡也是失蹤少女小紅自己的家。於是警察開始對周圍的住戶挨家挨戶地搜查,然而並沒有發現誰家有藏匿的女孩。

於是警方推測,女孩可能處於一些隱蔽的地方,比如地窖。然而這個村子幾乎家家戶戶都有儲藏物品的地窖,為了儘快找到女孩,警隊聚集了將近30名警員,甚至附近的村民聽聞這件事後也自發拿起鐵鍬,加入了尋找女孩的隊伍里。經過不斷地搜尋,終於找到了小紅藏匿的地窖,而這個地窖離小紅的家只有200米的距離。

打開地窖后,卻是一副不可思議的場面:地窖的門打開的一瞬間,傳入鼻腔里的是兩股濃郁的臭味,一股是潮濕腐霉的氣味,另一股則是夾雜著人體排泄物的惡臭。

地窖里一片漆黑,伸手不見五指。外面透出的光勉勉強強照亮了地窖的一角,裡面的環境逼仄雜亂,牆上布滿了斑駁的霉斑和像用指甲抓過的抓痕。

然而比這一切更觸目驚心的,是縮在角落裡的兩名奄奄一息的少女。

兩名少女幾乎赤裸,四肢和脖頸被鐵鏈牢牢地拴著,彷彿動物一般趴在地上。似乎長時間沒有看到光亮,兩個少女目光閃躲且獃滯,兩人看到警方后嘴裡嘟囔著一些聽不清的囫圇話。

湊近一看,兩個女孩暴露在外的皮膚竟然沒有一塊是完好光潔的,髒兮兮的皮膚上布滿了淤青和潰爛,尤其是鐵鏈周邊的皮膚,已經紅腫潰爛了。

長期的禁錮,兩位少女的四肢已經退化到無法動彈。這兩位本該是花一般年紀的少女,被發現時早已不成人樣。

這個看似破爛的地窖隔音卻出奇得好,讓人難以想象這兩名少女曾經發出過多麼撕心裂肺又絕望的哀嚎,卻沒有一個人回應。

顧不得多想,民警們立馬拿出事先準備好的毯子給兩位女孩裹上,用白布蒙上雙眼,將兩位女孩背出了地窖。

原來這兩位女孩已經將近6天沒有進食,若不是杜師傅意外發現了這張紙條,或許等來的將是兩具冰冷的屍骨,這麼一想不禁讓人感到后怕。

是誰如此殘忍地折磨這兩位少女?她們的身上又經歷了怎樣恐怖的故事?

近在咫尺的惡魔

據了解,剛滿19歲的小紅已經足足被關了317天,而另一位少女小麗,才16歲的她卻已經在這暗無天日的地窖里呆了整整590天。

她們身上觸目驚心的傷口無聲地哭訴著這漫長的、煉獄般的日子,然而誰也沒有想到,做出這般慘絕人寰的事的人,竟然是村裡的一位「老實人」。

而這位「老實人」曾強保居然是小紅一家的鄰居,因為經常碰面,小紅都會禮貌地喊上一聲叔叔,而這一位披著叔叔外衣的惡魔,卻將小紅拖進了深淵。

2009年一個夏天的傍晚,小紅和繼母發生了一些口角,小紅一氣之下顧不得還穿著睡衣便奪門而出,誰也沒有想到,這一出門便再也沒有回來過。

氣急敗壞的小紅只想找個清凈地方散散心,可誰知道,在她身後不遠處,一個虎視眈眈的惡魔正在跟著她。

當小紅走到冶金爐村一處荒無人煙的小樹林時,突然被一路尾隨的曾強保用繩子死死勒住了脖子,捂住了口鼻。

曾強保順勢拖拽著小紅到樹林深處強行侵犯了她,小紅痛苦地掙扎卻無法發出聲音。事後,小紅還遭到了曾強保一陣毒打,直到沒有反抗的力氣后,他把他捆綁起來帶回到這個地窖里。

然而這個地窖,是曾強保當著全村所有人的面一點一點挖的。當時的曾保強請人在地下挖了一個大坑,後來又覺得太小,還把原來養豬的糞坑也擴充成了一個小坑,變成現在這個地窖。

誰又能想到,這個在眾目睽睽下挖的地窖,竟成為這兩個少女痛苦的煉獄。

小紅被惡魔拖進了地窖,這個空氣渾濁充滿惡臭的地方,居然還關著另外一個少女——小麗,而小麗已經在這個煉獄呆了整整一年。

2008年的晚上,13歲的小麗像往常一般去找小夥伴玩耍,曾強保無意間發現了這個落單的小女孩,在她獨自一人時,從背後襲擊將小麗打暈。當小麗睜開眼時,早已身居在這暗無天日的地窖里了。

這位和72歲老母親同住的曾強保,卻是如此心狠手辣的惡魔,而曾強保的母親也難以置信,和自己朝夕相處的兒子,竟然在自己眼皮底下干出如此禽獸之事。

這暗無天日的地窖里究竟發生了怎樣恐怖的事?

身在人間煉獄艱難自救

曾強保離異,自己也有兩個小孩,小麗和小紅和他的孩子年紀相仿。

周圍的村民都說,這個曾強保看起來不像壞人,在村裡多年也還算老實。所以當這個瘦小木訥的男人莫名其妙採購了一些女性用品時,也沒有人對他產生懷疑,因為他偶爾會到離婚的妻子家和小孩團聚。

可就是這樣一個「老實人」把兩個和他自己小孩年齡相仿的女孩折磨得不成人樣。

當小紅一開始來到地窖時,還曾對這位鄰居叔叔抱有一絲僥倖,小紅用盡一切辦法求情希望這位鄰居叔叔放自己出去,可無論如何,曾強保都無動於衷。

小紅漸漸地便絕望了,眼前的惡魔和曾經點頭問候的鄰居叔叔彷彿不是一個人。

小紅和小麗衣不蔽體的被鐵鏈緊緊地拴著,除了曾保強來地窖發泄獸慾時,她們幾乎見不到一絲陽光和一點食物。

衣不遮體的二人日復一日被困在地窖里,她們在這逼仄的空間里睡覺、吃飯甚至排泄,久而久之空氣里瀰漫著令人作嘔的臭氣。

她們一開始也會哭喊也會掙扎,可漸漸地,沒有力氣再反抗了。像塊冰冷的木頭一般承受著身體上的苦楚,沒有一絲尊嚴地承受著這個惡魔的踐踏。

而那台裝著求救紙條的舊彩電,便是曾強保用來放錄像帶的。

曾強保強迫她們看不可示人的錄像帶,如果她們別過頭便會遭到曾強保的毒打。有時候曾保強還會用辣椒水甚至電擊來折磨她們,在她們身上做盡了惡毒之事。

但也就是這台舊彩電,拯救了兩個少女。

某天曾強保像往常一般來到地窖,可手上卻多了一份報紙,而這份報紙上是小麗的家人為了尋找小麗刊登的消息。曾強保故意把這則消息給小麗看,小麗看到消息后立刻崩潰大哭。而看見悲痛欲絕的小麗后,曾強保心滿意足地離開了地窖。

而這則新聞也同時點醒了小麗和小紅,或許他們還可以通過文字向外界求救。

於是小麗和小紅設法弄壞了電視機,再用之前曾強保遺落的一隻圓珠筆寫了一封簡單的求救信,再折好小心翼翼地塞進電視機后蓋里。

這張小小的紙條卻載著兩個女孩沉甸甸的希望。

而曾強保也如預料一般,將這台舊彩電送去了維修。杜師傅的發現也讓警方救了這兩個少女的命。

可這惡魔曾強保又去了哪裡?為什麼整整六天都沒有出現在地窖?

屢次作案11回,自食惡果

據警方描述,這個曾強保除了囚禁小紅和小麗,還會以同樣的方式物色新的獵物。每每發現有落單的女性,他都會騎著電動車把她們撞倒,暴力侵犯后還會順走身上所有的財物。

就在警方發現地窖的前一個星期,曾強保便因為侵犯另一個女子被警方抓捕。然而讓曾強保落入法網的便是他自己的一張飯卡。

報案的女生名叫小瑤,曾強保把小瑤拖入樹林侵犯后,因為小瑤的劇烈掙扎,作案過程中曾保強將自己的飯卡遺失后便匆匆落跑。

小瑤被侵犯后,絕望和身體上的痛苦向她侵襲而來,可小瑤還是強撐著身體,撿起這張飯卡,毅然決然選擇報警。

警方在調查走訪后發現,這張飯卡的主人便是武漢某家工業爐公司的職員曾強保。

為了掌握確鑿證據,警方以涉嫌吸毒為由傳喚了曾強保,對他進行驗血。而驗血結果報告也證實了,曾強保的血樣和小瑤內褲上殘留的DNA鑒定一致,警方也確認侵犯小瑤的就是曾強保。

2011年5月8日,警方正式逮捕了曾強保,可曾強保只承認自己侵犯過小瑤,對其餘的案子和地窖里被困的兩個女孩,隻字未提。

可是他心裡清楚的知道,地窖里的兩個女孩接近一星期沒有吃過東西了,可對他來說,他更希望這兩個女孩餓死在地窖,那這件事便會永遠不見天日。

然而萬幸的是,在5月14日,杜師傅打開了這張紙條,也讓警方成功地解救了這兩個奄奄一息的少女。由於及時就醫,小紅和小麗也得以保全了性命。

而當警方告訴曾強保,地窖里的女孩已經被解救,曾強保才慢慢鬆了口。

原來惡魔曾強保禍害的少女遠遠不止小紅、小麗和小瑤,據曾強保自己承認侵犯的女孩,便有11起之多。從2007年7月至2010年5月,短短三年不到的時間,先後用繩子、刀、噴辣椒水、用電動車撞擊等各種手段,前前後後玷污了9名女孩。

曾強保的惡魔行徑一經傳開,激起了武漢全市人民乃至全國人民的怒火,所有人都盼著這個惡魔受到應有的懲罰。

一審法院認為,曾強保在地窖內囚禁兩少女長達590天和317天,供其長期洩慾,嚴重摧殘了兩名被害少女的身心健康,社會影響極其惡劣,同時其在青山地區另外強姦作案9起,一審被法庭判死刑。

然而判決下達后,曾強保不服當即提出口頭上訴,稱自己「社會危害有限」,「罪不至死」。其上訴的三大理由為:一,自己有精神病,將進一步提出精神病鑒定申請;二,未致受害人懷孕;三,未致受害人死亡或重傷。

曾強保種種殘忍行徑讓人髮指,可他自己還在恬不知恥地為自己辯護,其律師也提出曾強保有嚴重精神障礙。

可無論他如何狡辯,法院還是給出了最終審判:

湖北省高院認為,曾強保一人犯數罪,應數罪併罰。曾強保為長期洩慾,將被害人紅紅、麗麗非法拘禁於陰暗潮濕、污穢不堪的地窖內,長期、多次姦淫紅紅、麗麗,嚴重摧殘了二被害人的身心健康,造成了極其惡劣的社會影響;同時另外強姦作案9起,主觀惡性極大,罪行極其嚴重,社會危害性極大,論罪應當判處死刑。原審判決定罪準確,量刑適當。審判程序合法。

故裁定駁回上訴,維持原判,並依法報請最高人民法院核准死刑。

無法磨滅的傷害

曾強保的結局雖然大快人心,可是他給這些花季少女造成的傷害卻永遠沒法磨滅。

人需要不斷與變化的外界環境接觸,通過感官與外界交換信息,大腦才能處於正常的活動狀態。如果長時間處於封閉、黑暗的環境,與環境的信息交換得不到更新,大腦便有可能出現異常。

在不見天日的地牢里,小麗和小紅一次次經受著非人的虐待,肉體和心靈早已遍體鱗傷。

之後的很長時間,兩個女孩甚至一度沒法開口說話。她們雖然離開了地窖,卻自己把自己關了起來。她們害怕光線、害怕人、甚至害怕任何男人的聲音。這數百天的折磨早在她們身上造成了不可磨滅的創傷。

對於小麗和小紅,只能希望她們能早日回歸到正常人的生活,希望這片陰霾不再讓她們感到惶恐。

所以女孩子出門在外一定要保護自己,去到人煙稀少或者比較黑的地方,最好不要落單,你永遠不知道會不會有危險跟在你的背後。

也謝謝當年那位善良、熱心的杜師傅,生活里一個不經意的舉手之勞,便能挽救別人的生命。


編輯精選推薦 More +